连线热网:17898170001

周鸿祎:如何求生于这个只属于巨头的江湖

2012-12-14 09:46    发布者:郫县热网    评论:0    浏览:41118

其实由韩国公司NHN(的日本子公司)开发的移动IM工具Line,跟中国的微信在功能上还是很有些不同,比如前者以免费语音通话为特色服务,而微信在语音方面还只是主推对讲功能。但这并不妨碍前者在12月12日宣布以“连我”之名登陆中国时,很巧妙地为自己打上了“韩国版微信”的标签。这则消息,首先一早无来源无发布方地出现在一些新闻网站上,几小时后,又有人“发现”在连我官网上,用户条款协议处,赫然出现奇虎科技的名字,称奇虎被NHN授权在中国推广连我产品并提供相关服务。

再随后,有媒体宣称奇虎360投资了Line。联想到腾讯投资了韩国的另一款移动IM Kakao,联想到周鸿祎多次对微信表达了艳羡之意,这个消息让人半信半疑。

一时之间,“连我”实现了零成本的高传播与转发率。

而周鸿祎对“合(投)资与否”的问题只是避而不答。他通过短信的回应如下:“很多手机产品例如愤怒的小鸟进入中国时都选择通过360手机助手首发,Line是韩国一个免费打电话比较适合女性用户的手机软件,这次进入中国也选择与我们合作首发。360手机助手是一个开放的手机应用分发平台,只要是用户欢迎的好产品例如微信也都可以找到下载安装使用。”

老周不愧是产品与营销高手。“免费打电话”、“适合女性用户”,一秒钟之内就让用户感知卖点。最后再加一句“例如微信”,正如新闻里“韩国版微信”的标签一样,再一次将Line与微信勾联起来。

周鸿祎就是这么善于借力打力。借微信推连我,借连我推360手机助手,借连我克微信,甚至有可能——借对连我免费通话功能的炒作,加大运营商与监管层对类微信产品的警惕与监管力度。

最后一点太“腹黑”。但确实很像“周鸿祎”。

不用往远里回忆,就想想他2012年在台前打的两仗:360特供机、360搜索,哪个在产品定位与营销手段上,不是借人家的火,来点亮自己的灯?

这真的让对手很烦。

一个人、一家企业,一定要以挑战、找事儿的姿态行走于江湖吗?你就不能自顾自地做出产品、而无需拆人家台来赢得用户吗?

周鸿祎说:不,必须要颠覆,针对性颠覆。他认为,互联网界,空间已被巨头们堵得满满的,而且它们还在不停地寻找机会,你要立足,必须用跟它不一样的打法玩,颠覆它,让它两难,否则没戏。

尽管争议会一直伴随周鸿祎,但周有一点做得很聪明:绝不让自己走上神坛、被人仰望。因为被人仰望终有一天也会被人掀翻。他先把自己放到平地上,以不成为巨头的方式避免被颠覆掉的命运。你跟他谈道德,他谈创新。他说:我永远不当巨头、我就是一个失败者、我都是“挨打”、我是Nobody。

于是虎嗅就在一个下午跟周鸿祎谈巨头与对手,谈怎么在这个巨头说了算的江湖求生,谈怎么颠覆巨头。

由于时间关系,我们与周鸿祎的这次对话没有完毕,也必须不能完毕。因为2012年虽快要结束,但移动之战才刚刚打响。2012年的搜索破局,肯定不会是他动静最大的一场战斗。在采访最后,虎嗅问:今年360的动作不少,你觉得360做了哪些财报上还没有反映出来的事?比如说在战略上已建立起了某种优势、获得某种积累了?

周鸿祎迟疑了一下,说:“……不能说。不过我的重点是无线,花的精力最多。无线互联网在未来几年会颠覆掉有线。我在看无线的搜索和安全是什么样的。”

估计,当时与Line的合作,也属于他当时“不能说”的范畴。

下面,是虎嗅与周鸿祎的访谈节选:

一定不能和巨头一样

虎嗅:很多创业者企业家偏好以“共赢”起家,而你创业的方式一开始就是树立对手,不停战斗,这个选择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?

周鸿祎:坦率的说,我没有刻意的选择敌人,这是对我的误解。我也跟很多创业者讲:你脱离替用户解决问题的考虑去做一个产品,只打口水战是没有意义的。很多人都是“买椟还珠”,他只看到我打口水战的这一面,认为周鸿祎就是靠“口水战”而无往不胜。他错了,打口水战是个战术, 它不是我的本质。我总是在看有什么样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在一个存在巨头的市场里巨头有没有被颠覆的机会。

因为我总是从用户角度考虑问题,有意无意总是符合了颠覆式创新的原则之后,势必让竞争对手、市场里的巨头处于两难的境地,特别难受。特别是如果形成商业模式的颠覆,它会觉得很难跟进:它已有的东西已经成为包袱了,它不跟进会出问题,它跟进了,也会出问题。比如说免费杀毒,你说他跟不跟吧?跟进了就会损失几个亿的收入,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;不跟进就会损失用户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巨头的反击就是无理性。就会选择打口水战。因为他们不能说我做的这件事不对,只能对我个人动机、历史进行攻击,说我是“历史反革命”。这就是文革中的人斗人。结果给大家一个感觉就是我每次都挑一个对手去打,打口水仗进行炒作。真的不是的!首先,你炒作得再厉害,不能给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,那是没有意义的;其次,我每次都不是主动打别人(虎嗅画外音:这个……),实在忍不住了我也骂。我反击最凌厉的手段是用颠覆式竞争的方式,把产品体验或商业模式做到极致,用产品说话。

虎嗅:所以你从来做产品的出发点就是要满足巨头没有满足的需求?不能不针对他们?

周鸿祎:在中国互联网界,你干什么都躲不过巨头。大家都说要找蓝海市场。说句良心话,聪明人太多了。当你有一个想法时,已经有100人有同样的想法了,10个人已经这么干了,5个人已经干了1年了,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。哪有什么蓝海?10年前,这些巨头初创时,三大门户还忙于自身的商业化,没空盯它们,所以它们有成长的空间与机会。现在的互联网已高度拥挤了,巨头垄断了用户与流量,几万人的队伍还没停,一直在找方向、在看美国流行什么、中国小团队在做什么——这种情况下,你要按巨头的游戏规则来做一个类似的东西,就算做得好点、快点,它根本不在乎,它知道你玩不过它。

对于现在的新公司来说,做事情能不撞见巨头吗?有巨头不进入的领域吗?你看古永锵做视频,做到后面最大竞争对手还不是这几个巨头?做团购、做云存储……都是这种情况。

所以在创业方向上我鼓励创业者要向我学习,一定要像苹果的Slogan那样:Think Different,一定不能和巨头一样,要寻找差异化的机会。为什么我不去做IM?因为我没看到差异化的机会。(虎嗅画外音:Line是个差异化吗?)而这次之所以做搜索,是因为看到了差异化的机会。有人说搜索能赚钱——能赚钱的多了,不能啥赚钱我去干啥,你做不好非但赚不到钱,反而有麻烦;又有人说我有搜索的情结——我承认我有,但不是说有激情就能干成;还有人说我有搜索的团队与技术——这是必要条件,不是充分条件,有技术的多了,微软都挑战谷歌,有挑战成功的么?

根本上,我下决心做搜索是看到了做搜索有颠覆的机会。我做更干净的、体验更好的搜索,百度跟不跟?跟我,它损失收入,我赌它不舍得,放弃1/3的收入(指医疗广告)对它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,但对我来说,这钱我本来就没有挣到,所以无所谓;不跟,总有人想要干净的搜索。

能否颠覆在于你是否敢放弃

虎嗅:搜狗早做了搜索几年,它就没看到有这个颠覆百度搜索体验的机会?

周鸿祎:搜狗和搜搜都是追求money太早,也放一些广告,和百度没有本质的差别。它们如果只做某些小改良,是追不上百度的。乔布斯说think different,真正做到是很难的。巨头的模式在那,你很容易就受到它的影响,你会想:如果他可以,我为什么不可以?但我要教大家颠覆式创新是:如果他可以,我一定不可以。

在颠覆别人之前要先颠覆自己。先把自己变成光脚的。如果你不愿意去放弃,很难去做一些创新。我们当年做杀毒,当时别人以为我们是光脚的,其实我们做卡巴斯基的代理,每年的收入也有1.6亿-1.7亿。这个时候你别说干掉别人,你先干掉自己再说吧。我们和其他杀毒厂商最大区别就是有没有勇气。

颠覆式创新理论,大家都看过了,但在实践上,就是需要勇气、你敢不敢放弃的勇气。

虎嗅:360现在也是上市公司,能承受这种放弃?

周鸿祎:上市公司不能成为资本市场的奴隶。过度的取悦资本市场,你就会特别短视。不敢放弃,就意味着你不敢对未来做投资。没有大的格局,可能最后也会丢掉未来。亚马逊早年很长时间被人说是骗子,可它对未来做了很多的投资,到今天效果才表现出来。雅虎不对未来投资,它每个季度都要达到华尔街的要求,这个公司最后衰落了。

越是上市公司包袱越大,你变成穿鞋的了你就不好竞争了,所以要保持赤脚精神。

李彦宏反应过激了!

虎嗅:你同意那句话吗?没有永远的朋友,没有永远的敌人?

周鸿祎:我同意。对手、朋友是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的。

在商言商,在市场刀兵相见,是拼产品。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该合作时合作……可能我想得比较天真。就算某些人骂过我,我当时脑子一热也回骂,但我不记仇,过去就过去了。可很多人记。

虎嗅:挨个点评下这几年跟你交过手的那些对手吧!

周鸿祎:马化腾。我和马化腾是对手么?我很尊重他,我研究学习他。3Q大战后的马化腾是值得钦佩的。他首先是自己反思,二是自己做了许多调整和修改,三是迅速的用产品说话,而不是吐口水。3Q以后我们也有些诉讼,但诉讼是以事实为依据,通过法律来解决。腾讯也有媒体,但没有对我们口诛笔伐。相反自己去调整自己的业务结构,做开放决定,最后自己的产品有类似于微信这么牛的产品。把坏事变成好事,我觉得是对的。(虎嗅插嘴:你这两年跟马化腾见过聊过吗?答:见过,但他好像不太愿意和我聊。虎嗅:他在腾讯微博上说你是个演员。答: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是雷军呢?虎嗅:╮(╯▽╰)╭)

马云。2006年我跟阿里是有了冲突,都很气愤,都说了过激的话。但冷静下来后我主动去找了马云,说开了,就好了。他也是一个很有胸怀的人。

雷军。“小三”大战,我觉得那不是打仗,就是一个争论,互相唱和下。(虎嗅画外音:呵呵。有别的跟雷军相熟的人告诉虎嗅的信息是:“小三”大战期间,雷军一提到周鸿祎都会气得发抖)大家都是要把做互联网的理念灌输进手机里。雷军认为手机厂商不能理解互联网,要自己做小米;我认为应该把理念告诉手机厂商,互联网公司和手机厂商合作。

李彦宏。很多人认为,我和李彦宏有世仇。其实不是。我在雅虎时没有击败百度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把公司卖给了雅虎,失去了这么一个(挑战)机会。做企业像在赌博,要敢赌,愿赌服输 ,输了我就认了 ,我们再重新积累资本。从雅虎出来后,我和李彦宏也没什么,早期我们也一直在合作,但谷歌一走它就认为不需要我们了,跟我们撕毁了合作,该给的钱不给,直到我们通过打官司才能把钱拿回来,弄得我们很难受,但我们也没对他个人怎么样。

“3B”大战,我们没有对百度口水战。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推了一个我的搜索,我跟它百度的产品理念不一样、商业理念不一样。实际上,我导给搜索的流量是自己的:我自己的浏览器、网址站的流量原来是导给谷歌,现在导给我自己。所以我们10%的搜索市场份额,大部分是从谷歌那分来的,百度的份额也没有掉多少。

但百度的反应过激是超出我的想象的。先是百度自己跳出来说我们很多坏话,通过第三方代理人,做虚假负面,说我们的浏览器、软件有问题,这种攻击手法是让我比较惊讶的。这种只有在和金山这种没有底线的公司(对战)中遇到过。

虎嗅:百度反应这么激烈,是因为你打着它们要害了?

周鸿祎:没有。我们也没想到要干翻百度的,百度还是很强大的,毕竟做了这么多年。

我觉得是因为它这些年来处在没有竞争、没有压力、睡觉都能挣钱的状态。李彦宏后来不也自己说,整个公司比较懈怠,比较“小资”,缺乏狼性……突然有人起来拿了它的份额,它认为不可能。腾讯,中国最强的互联网公司,做了7-8年搜索也没拿到份额。我曾经问过李彦宏怎么看腾讯做搜索,他说:“腾讯不是技术的公司,它们不懂搜索,它们对我们没有影响。”他们就是这种思想来看竞争的。谷歌也走了,他们会恍惚觉得谷歌是被(自己)击败了,觉得自己天下无敌,腾讯都缴枪了,突然有人半路上杀过来,他们可能是对此不能理解?

我觉得李彦宏过激了。谷歌走后,百度一枝独大是不正常的,你就算遥遥领先也要有一定的竞争。外力的刺激下,内部会更有执行力,更有创造力。其次,你借着这个机会改善用户体验,很多用户就会转向喜欢你。这都不是什么坏事。不就少挣点钱么?

可怜的巴顿将军,他没有仗打就会很寂寞

虎嗅:你一直要挑战巨头,但有一天你也变成巨头了呢?

周鸿祎:我不做巨头,这就是价值观了。中国的价值观太单一了:公司要更大、更强,收入更高。我认为是永无止境的。我只想做一个“规模合理”的公司,做出一些有创新的产品,不断的改变这个行业、这个世界,就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。

虎嗅:你不企图做大,怎么满足投资人对你的期望?

周鸿祎:没有投资人要我们取代百度。我们固然要对投资人负责,但我认为企业首先是做出有价值的产品,只要你不断创新,就能取得一个很好的收入。

虎嗅:公司的合理规模是指?

周鸿祎:像现在3000人的规模挺好。除非管理能力的提升,公司的规模不要盲目的膨胀,超过自己的管理能力。

虎嗅:你这价值观是从小就是这样,还是创业经商后逐步形成的?

周鸿祎:第一因为是跟性格有关系。我从来不是主流体系的好孩子,总想和别人不一样。第二,对我人生影响比较大是《硅谷热》的这本书,写的是1980年代美国创业的故事,没有大道理,就是把硅谷的东西植入,传递一种价值观:要做一个别人没有想过的东西。书里所有的故事都是一个产品,有价值的产品被市场接受,就能改变世界。

虎嗅:很多人自称受硅谷的影响,很多人创业时也是梦想做出伟大创新产品、改变世界,也是光脚创业,但创到一定程度就变了。你是自觉地保持原始状态?

周鸿祎:可能因为他们都成功了吧,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失败者。我一直在尝试、在失败、在屡败屡战。而且我自己做投资,和中小创业者比较接近,我自己内心还是个创业者。我每次进入一个领域,什么都没有:进杀毒时我不懂杀毒,进搜索时百度占了80%的份额,我什么都没有。

大家对“成功”的定义不同。有的人把公司上市、市值达到多少、赚多少钱算成功,我成功的目标是:能够做出一个与众不同的、别人没想过没敢做的产品,影响很多人。我第一追求不是挣钱,我追求存在感,觉得这个世界需要你,你能影响很多人。

让我比较有成就感的是,我消灭了流氓软件,颠覆了杀毒工业,创造了中国互联网的安全体系,我促进了腾讯和整个行业的开放。我还希望打破搜索的垄断,这是我的目标,我永远不能满足,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值得你去改变。从骨子里来说,跟李彦宏、雷军相比,他们可能更成熟,更容易去驾驭商业的成功。而我骨子里不是一个商人,我是一个产品经理加程序员 ,还是有点理想主义色彩。

虎嗅:始终会这么定位自己?不会改变了?

周鸿祎:对。美国的一些优秀将领他们又能打仗又很讲政治,比如麦克阿瑟、艾森豪威尔等等,所以他们是政治家。而可怜的巴顿将军,他没有仗打时就会很寂寞。

我不是刻意去打仗,我是不怕失败。创业者一定要把自己清零,有不把自己当成Somebody,而是把自己当Nobody精神。

虎嗅:有什么样的说法能够伤害到你?

周鸿祎:没有说法能伤害我,最恶心的说法都已经出来过了,唯一没有做的就是给我找几个女朋友一类的。我是觉得我是一个被不断打倒,还不断爬起来的人。我只想证明一点,对创业者来说,只有创新,只有颠覆式创新能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3 顶一下
*昵称:
*标题:
*评分:      
*内容:
请将点评内容限制在 10 - 2000 个字符以内,当前输入:0
*验证码:
 
评论总数:0

网友评论